關於部落格
無以名之
  • 2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香港的平價有機菜,台灣的冠軍有機米

下午一點下飛機,還沒來得及一瞥所謂繁榮的景致,只在最熱鬧的旺角彌敦道住宿處放下行李,我們就搭上往新界的火車,到了大浦墟轉搭小巴前往鶴藪(hok tau)的八仙嶺郊野公園。喧囂都市不遠處竟有這麼一處靜謐之所,而且在以貿易商業為主的香港,居然還能望見菜園的影子、農夫的蹤跡。

進入鶴藪Hok tau山上,讓我有一種錯覺,是不是來到陽明山的竹仔湖?他們的地形很相似,一個山凹處的平原,只是海拔沒那麼高,這一帶除了一些在地居民外,聚集了很多外地來的有機農夫,有的在都市還有工作,一個星期來種幾天菜;有的已經退休種菜度日子。不知是有約定,還是同類相吸,形成一整塊的有機種植區。

有機農袁先生,出身農家,大學畢業後繼承家業並廣邀同好一起加入。他們組成了一俱樂部,以書店形式呈現,作為販售有機蔬菜以及農夫們休息之所,在他的俱樂部裡,所得高者買菜需付較高的價格;相對地所得低的則付得少。之所以這麼做是希望健康的食物能不因所得高進入每個人的胃中。

有機是種價值觀、一種生活型態,有錢不怕吃不到無農藥的蔬菜,現在很多香港生意人,已經到中國租大片田地,種植所謂有機蔬菜,但雇用廉價工,大規模經營,在其間又體現多少「有機」的價值?

台灣這幾年的有機運動搞得沸沸揚揚,然而有機蔬菜、有機米強調無用藥、無土質污染,乾淨的水源灌溉,因此種植成本比一般農作高,售價自然比一般來的高,又,參加比賽得名,價格自然水漲船高,有錢的人能夠花錢買,但此等健康的食物卻依舊送不進底層人民的口中,安全的食物來維持生命,這點平凡而普通的希望,卻是那麼難以實現?

資本主義發達、貧富差距極大、農業空間狹小的香港社會,在一片重重包圍中殺出一條血路,當然每地的運動發展進程不盡相同,然而台灣的有機耕種若是依循在資本主義的運作邏輯下,只淪為一種商品,而不能成為人與人或人與土地間一種反璞歸真的媒介,那麼似乎只能成為另一種階層差異的表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