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以名之
  • 24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種菜過日子

退伍了,經過幾個月e混亂ham調整,決定iau是beh上北去運動團體chiah頭路。記者e khang khoe結束ti8月底,ham協會講好10月chiah正式開始工作,than chit e phang來宜蘭chhoe siong哥,tau 種菜,tiam子 ,ak水,,tak項做,看kati e心思會tit輕鬆boe? 退伍後, 經過幾個月的混亂與調整, 決定依舊要北上去運動團體工作. 記者的工作於月底結束, 和協會談好10月正式開始上班, 趁這個空檔到宜蘭找Siong哥, 幫忙種菜, 播種, 澆水, 每樣都做, 看自己的心思是否能夠輕鬆一點? 到位hit me是中秋,chiah chit頓飽了,隔轉日開始做sit.田nih e sitthau,goa mbat半項,人叫goa to cho,kantaN sioN beh ka kati bu hou thiam,暗時有好睏眠anne nia. 抵達當晚是中秋, 食飽飯後, 隔天開始到田裡. 田裡的工作我一竅不通, 人家叫我就做, 只想讓自己累, 晚上才睡得好. Sio連soa kui na kang cho khang khoe,cho到天暗,月娘long出來見人a.sui然身軀chok thiam ,mkoh心內chok平靜,尤其khang khoe cho soa chiah png,hit種pak tou iau e感覺ham坐辦公室kui kang,phah kiu soa iah是無eng kah過tng無chiah e感覺long無kang,是chit 款全然khang koh全然期待用飯菜來充滿e心情,ti chit款穩定e狀態,chiah png be烏白pe,beh緊kah khang e感覺趕走;顛倒是tauh tauh a享受飯菜e滋味ham pak tou ui khang到實e過程. 連續好幾天做到太陽下山, 月娘都出來見人了. 雖然身體很累, 可是心裡卻很平靜, 尤其是工作結束食晚飯, 那種肚子餓的感覺, 與坐整天辦公桌, 打球完或是忙得錯過用餐時間的感覺都不同, 是一種全然「空」又全然期待用飯菜來充滿的心情, 在這種穩定的狀態下, 吃飯不會隨便扒, 不想趕緊打把「空」的感覺趕走; 反倒慢慢地享受飯菜的滋味與肚子從空到實的過程. 中秋me,goan ti田邊na散步na lim酒,天頂e星無受光害e影響,chok光chok明.chit e光景ham goa 3冬前去日本chhoe siong哥,beh行去便利店koaN酒e情形,有夠siang.OKAYAMA ,半田山kha e小田莊,ham三星chia—e地理環境chok kang.koh 會記,hit chun ka siong ko講,kati已經按算beh行運動路.m koh mchai beh anchoaN 進行?i ai goa 免煩惱,成果e liap積,是一代thah一代,thah起lih e,相信goa tah ti in e keng kah,一定會khoaN koh khah hng. 中秋夜, 我們在田邊邊散步邊喝酒, 天上的星沒有受到光害的影響, 非常明亮. 這個光景和我3年前去日本找Siong哥, 走去便利商店買酒的情形, 非常相似. Okayama(岡山), 半田山下的小田庄, 與三星這裡的地理環境很像.還記得那時告訴Siong哥說, 自己已打算要走運動路, 但不知該如何進行? 他叫我不必煩惱, 成果會累積, 是一代一代堆積起來的, 相信我踏在他們的肩上, 一定能看得更遠. He 是2002 e joah人,隔轉年,goa to beh去做兵,kui 頭殼taN sioN beh緊退伍來bu運動. 那是2002年夏天, 隔年我就將入伍, 腦袋裡只想趕快退伍來參與運動. Sang按算e tioh,2冬內taichi 變化chiah choe,做兵是某種程度e社會化.ti chit段時間,goa對kati e理想懷疑過,對kati e性命意義ma ngiau疑, besu chai iaN si 大人一直beh ka goa苦勸e社會現實面tioh顧 e意義是saN? .koh真choe同學出國去讀書,iah是 ti國內讀研究所,ti 過去e求學階段,goa無 一項輸in,na chun goa 行tui運動e路去,goa kanna to chit世人khioh kak a, hou人khoaN無e感覺. 誰料想得到兩年內變化這麼大? 當兵是某種程度的社會化, 這段時間, 我懷疑過自己的理想與生命的意義, 就如同了解了大人一直勸我「社會現實面得顧」的意義. 許多同學出國留學或在島內讀研究所, 在過去的求學階段, 我沒有1項輸他們, 我若投入運動, 似乎這輩子就沒出息, 會被人看不起. 頂choa tng去做記者,算是一種確認,ti hia表現kah be bai,mkoh ti某chit e sia稿了e amme,goa soah hiong hiong想起詹益樺,”勇敢e台灣人”tui chuui nih kati chhio出來.he si goa 去做e第2 lepai,goa e稿已經有才調見報,m koh真ia sian去警察局,koh為tioh新聞生新聞e感覺.因為chin前kui e khang khoe long cho無kui kang,goa真bo ai hou 人當作kati be kham chit操,choaN a拖hiah ku khah ham tak—e連絡,kha hou Tekhoa e hit me,離開報社已經翻點,goa soah感覺”雀躍”,goa e靈魂besu teh跳動. 前陣子去當記者算是一種確認, 雖然表現的不錯, 卻在某個寫稿完的夜裡, 忽然想起詹益樺, 〈勇敢ê台灣人〉脫口唱出來. 那是我當記者的第2禮拜, 我的稿已經能夠見報, 可是卻厭煩了得警察局跑新聞, 以及為了新聞生新聞的感覺. 因為之前幾個工作都做沒幾天, 我不願被人認為自己耐不起操, 因而拖很久才與大家連絡, 打給Tekhoa的那晚, 離開報社已經半夜, 我卻覺得「雀躍」, 我的靈魂好像在跳舞. 放be lih,ng望chiah久,chiah會tang投入e khang khoe goa放be lih. 放不下, 盼望這麼久才得以投入的工作我放不下. Chit ma li na問講,goa是saNmih款種,goa iau是講boe出,goa ma無認為kati teh做e號做「理想」,che只是goa chit ma sioN beh做e,有e人做工,有e人做農,有e人開店,有e人hong chhiaN,che只是goa 好運etang選擇e,有趣味e khang khoe,anne nia nia,無saNmih高深抽象e理由. 現在你若問我是什麼樣的種子, 我仍然講不出來, 我也不認為自己現在做的叫做「理想」, 這只是我現在想做的, 有的人做工, 有的人種田, 有的人開店, 有的人受雇, 只是我好運能夠選擇有興趣的工作, 如此而已, 沒有什麼高深抽象的理由. Kati是saNmih子,chit e答案,kanna ai 行東往西,上北落南,poaN山過嶺chiah 會chaiiaN,goa soah tauh tauh發現答案cha to ti lan心內,tng goa 一直ti外口chau chhoe e時,I 一直,自頭到尾to ti 心內.hit e 所在,lan be去注意,lan總是認為,行khah hng chiah khoaN e tioh世界,soah mchai世界beh 有意義,iau是tioh ham心連接. 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種子? 這個答案可能得耗盡心力才會知道, 我卻慢慢發現答案早就在我們心中, 當我一直在外口面找尋時, 它從頭到尾就一直在心中. 那個地方, 我們不會注意, 我們總是認為走遠才看得到世界, 卻不知道世界要有意義, 就得和心連接. 「不努力哲學」應該是goa chit ma e體會,m是講mai sioN kut 力cho.是講無設定任何形式、任何目標,西瓜kam tioh phah piaN hou kati 變甜?你是saN to 是saN,kam 變巧 e lai?接受客觀環境,chhoe tioh kati e步調比saN long要緊. 「不努力哲學」應該是我目前的體會, 不是說不必太努力, 而是不必設定任何形式或目標, 西瓜難道得努力讓自己變甜? 你是什麼就是什麼, 難道能夠說變就變嗎? 接受客觀環境, 找到自己的步調, 比什麼都更重要. Tiam菜子,栽菜栽ak水,ia米糠 bu 3 kang,soah來tu tioh落hou,菜kou long積水,有e菜栽ma hou pha kah 東倒西歪goa khoaN Bihong che,無半點怨嘆,無chit su a hiong kong,I 講 cheng有chiah無,本來to m是lan決定e,goa 了解,goa soah歡喜kati心內有波動,落hou e時,goa to sioN tioh hit khu田,hit khu goa bat ti hia流汗 e田. 播種, 栽菜苗, 澆水, 灑米糠……忙了3天, 卻遇到下雨, 菜股都積水, 有些菜苗也被雨水打得東倒西歪, 我看Bihong姊卻沒有半點怨嘆, 沒有一絲抓狂, 她說種有食--無, 本來就不是我們決定的, 我了解, 我卻高興著心裡有波動, 下雨時, 我就想到這塊田, 這塊我曾流過汗的田. lin bat流過汗e田ti toh?lin bat無求成果,kanna付出e hit khu田ti toh?lin kam已經chaiiaN kati 是saNmih子,然後定根ti thou nih? 你們曾流過汗的田在那裡? 你們曾不求成果, 只付出的那塊田在那裡? 你們已經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種子, 然後釘根於土地上了嗎? uichi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